業內人士熱議影視融資難題:缺乏大數據風控 網絡電影或率先突破

  若要為影視行業引入更多優質資本,首先需要解決的是如何控制風險。比如說前段時間鄭爽的《倩女幽魂》,因為鄭爽的輿論風波導致了北京文化投資數億元卻無法上映。如何控制風險?

  從每部電影的票房來看,2021年對中國電影來說,似乎迎來了破冰的春天。

  自春節檔以來,清明檔、五一檔等多個檔期頻頻創造紀錄,2021年度中國電影票房已在6月正式突破250億大關,總觀影人次破6億。其中,《你好,李煥英》以票房黑馬之姿狂攬逾54億票房,名利雙收,這部小投資的喜劇電影也成為目前中國電影史上最成功的投資案例之一。

  但近日在第四屆中國影視資本峰會上,《你好,李煥英》卻遭到投資方的質疑。賽富亞洲投資基金創始管理合伙人閻焱直言,電影演得讓他看不下去,完全沒有想到票房會這么好,用所有的人工智能模型去推測,也都沒有推測出來。電影投資需要理性分析和感性判斷的結合,但中國電影史上投資人的理性經常失敗。

  伴隨著中國電影業的快速發展,票房黑馬時有出現,諸如《你好,李煥英》這樣的意外也屢見不鮮。但對中國影視行業來說,僅靠意外難以支撐整個行業健康有序發展。建立真正的投資理性、建立完善的影視投融資體系,中國影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信息高度不對稱讓機構不敢投資

  在剛剛閉幕的第24屆上海國際電影節期間,影視金融活動是一個相當活躍的場子。

  《影視科技完片金融新基建——如何打造影視科技金融生態圈?》主題論壇上,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副會長、中國電影基金會理事葉寧指出,在幾年前影視業高歌猛進野蠻生長之后,市場倒逼推著影視業進行了調整,中國電影產業正在回歸價值,回歸優秀故事的品質呈現。這對于真正優質的創作者來說是好事,但另一方面,資本對影視投資已經越來越冷靜,投資人都在問一個問題,影視產品怎么才能保證風險的可控性和回報的持續性?所以中國影視正在面臨真正的考驗,不再能靠簡單的造概念、忽悠項目、攢局解決,要配得起目前的市場和觀眾,必須夯實行業基礎,沒有捷徑。

  對目前影視融資現狀,閻焱指出,國內電影主要依靠項目方自有資金和跨行業投資者專門影視基金的外部投資,國外比較多的是銀行貸款,但是在國內非常罕見。曾經某股份行通過影視基金做過幾單,但受到了不少質疑,錢也收不回來。所以現在中國的銀行,幾乎對于影視的投資是絕緣的。

  眾觀科技創始人兼CEO王義之也在論壇上指出,金融行業想和影視行業連接目前存在核心制約因素。影視行業是圍著項目轉的,企業反而不具備那么強的實際價值,但目前幾乎所有的金融機構都是針對企業的,而不能指向項目。此外,影視行業從業者大多是自由職業者,也不符合傳統金融機構的風控和評級規則,導致不少項目被排斥在傳統金融體系之外。

  北京銀行上海分行中小部產品經理潘志剛也印證了這一點,他指出,銀行作為傳統金融機構,出發點相對保守。此外,目前銀行的產品絕大多數還是以企業為借款人,跟著項目的比較少一點。

  從銀行參與影視行業的路徑上看,更偏向于圍繞整個IP的孵化、收購、開發以及延伸產品的全流程,而非僅圍繞單獨的某一項目或劇本進行。潘志剛指出,銀行服務的是整個文化的金融生態圈中的每一個環節,都是銀行的服務對象,也是銀行未來合作的一個伙伴。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金融機構近年確實重新探索為影視項目提供風控服務和融資服務。其中,北京銀行的文化IP通較有特色,包含了IP融資通,IP投資通與IP服務通。以IP融資通為例,該產品聚焦產業鏈上中下游,為核心IP的孵化、流通、開發和衍生提供融資支持的一站式服務。

  但梳理北京銀行該產品服務的電影項目不難發現,其投資項目主要是主旋律影視作品,例如《奪冠》《金剛川》和《緊急救援》等。這一類電影通常有著最優質的導演、主創團隊、編劇和制片人等等,政策風險小,市場關注度高,風險小。北京銀行主要為這一類電影項目提供融資服務,可見投資偏好較為保守,投資項目類型較為單一。影視行業日新月異,觀眾的喜好日漸多元化,以北京銀行為代表的金融機構所能提供的評估融資服務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但某影視投資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傳統金融機構對單一影視項目的“排斥”并非無中生有,電影行業的投資信息高度不對稱,投資方對項目的了解有限,項目中存在大量不確定因素。外行人往往只看到諸如《你好,李煥英》這種成功項目潛在的高收益,可以帶來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回報,但“李煥英”的成功萬里挑一,且并無確定的規則可言。沒有任何一個模型可以準確預測一個項目是否能夠成功,傳統金融機構自然不會盲目趟渾水。

  保險增信創新影視項目風控

  答案顯而易見,若要為影視行業引入更多優質資本,首先需要解決的是如何控制風險。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近年中國影視的努力方向之一是,通過金融科技手段,加之保險增信,以解決影視行業風控問題。

  拍片保創始人夏良指出,每個影視項目都有多方面的風險,有投資方資金鏈的風險,有制片方制片能力的風險,有宣發方案的風險等等。比如說前段時間鄭爽的《倩女幽魂》,因為鄭爽的輿論風波導致了北京文化投資數億元卻無法上映。如何控制風險?目前比較好的方式是通過與保險公司等金融機構的合作,把風險通過數據化的評估進行量化,進而通過保險幫行業排風。只有前端的風控是可以量化的,是由保險公司承接的,后續資本才能安心進入影視行業。

  而對于具體的風險量化,夏良表示,希望用大數據和科技,對影視的項目的相關數據做監控、分析和評估及完善風險評估模型,做出一款基于中國特色的完片金融產品,保障影片能夠完成,保障項目的每個階段的進展可以順利,保證出品方可以大膽安心的創作,保證投資方的資金有好的監管和保障。從開發、創作、制作到宣發,每一環節都有定制的專家的專業評估以及觀眾調研,以及覆蓋整個項目周期的政策風險評估,使項目關鍵節點的風險元素可被量化、被追蹤、被管理。

  而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傳統保險公司也在積極布局影視行業相關保險,并出現了一些創新產品。

  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松江支公司的總經理助理壽鳳蘭在論壇上介紹,太保已經開展了影視綜合保險,有別于傳統意義上只是涵蓋電影一個拍攝階段的產品,還可以涵蓋前期籌備以及后期制作,可以將影視拍攝的風險控制到最低。此外,太保也首發了影視數據公司職業責任保險,并完成了向銀保監會的報備。它主要針對被保險人也就是影視數據公司和委托人影視出品方簽訂數據評估服務合同,在開拍前就影視作品的題材,制作團隊預期評級,預期的宣發資源等維度的評估分析,并出具數據評估報告。若由于其評估過程中的一些專業服務存在著過失、疏忽、錯誤或遺漏,或者是因為過失沒有能夠提供影視數據的一個專業服務,造成了損失,可按照合同約定賠償。

  有影視投資人指出,大項目大制作或許不愁資金,但對大量中小微影視企業來說,還是問題。對他們來說,有保險的增信將對其融資有極大幫助。

  網絡電影或是資本對接風口

  一位影視投資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雖然國內探討完片擔保已經多年,并一直對標美國。但其實在美國的完片擔保制度五十年沒有太大革新,這是因為美國影視的融資方式非常成熟。但中國影視市場的情況卻大相徑庭。過去的幾十年,中國電影從大銀幕到小銀幕,觀影渠道碎片化。有位列第一梯隊的騰訊和愛奇藝和位于第二梯隊的優酷和芒果等長視頻平臺,也有抖音和快手為代表的短視頻平臺。觀影渠道的變化必然會改變觀眾對于內容的需求,互聯網平臺對于觀眾觀影行為的檢測,能夠判斷出觀眾最需要的內容。再加上流行文化日新月異,每隔五年生人的興趣愛好也有很大差異。

  所以,當下的中國影視發展與美國的影視發展已經產生了分歧,這也意味著在風控和保險方面,要與時俱進,不斷跟著新的流行趨勢變換形式。

  夏良指出,網絡電影目前是中國影視的風口,且網絡電影的成本大約在500萬~1000萬元,而院線電影的成本大約在7000萬~8000萬元。那么對于資方來說,投資網絡電影的風險是更加可控的。再加上平臺可以實時監測用戶的觀影數據,每個類型的網絡電影都可以形成一套數據庫。那么對于同類型的新項目的事前評估和風控就是有跡可循的,是比院線電影更加有效。同時更有利于金融工具的介入。

  王義之也指出,網絡電影的大盤是穩定的,三大平臺每年大概有50億左右的金額可以分賬。比起院線電影,它的好處是在于市場環節的風險。網絡電影不需要承擔原來在市場上分散在每一部院線電影的票房風險,這一風險被平臺方承擔了。所以,對于每個影視項目的分賬,就像分一塊大蛋糕,根據每個項目的流量來決定蛋糕的大小。

  在中小成本的網絡電影里,類型片被業內人士反復強調。相比藝術創新類的項目,類型片是更加標準化的項目,在風控方面更可以發展出一套標準化的體系。它其實就是滿足市場上某一部分觀眾穩定的觀影需求。

  由于風控上的相對可控性,網絡電影或許是資本投融的新風口。

  王義之指出:“在此前的市場調研中,大多數人對長視頻的消費都有不小的需求,但目前的優質內容填不滿這些時間,這就要求市場必須有供應。中國90%以上的觀眾月收入低于1萬元,相對院線電影、網絡電影觀眾收入層級更低了。市場上需要有不同類型的內容滿足不同觀眾的需求,未來電影也可能出現更垂直更分眾的趨勢!

日本高清WWW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