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鋼業績預增8倍背后:二季度凈利達到三年來峰值 噸鋼高利潤或為曇花一現

  今年一季度,包括方坯、螺紋和熱軋卷板等在內的7大鋼材品種噸鋼利潤平均值為165元/噸,而截至6月18日當周,這一數據已經升至729元/噸。

  只要給機會,周期股盈利就會大幅增長,哪怕持續時間十分短暫。

  截至6月23日,已有鞍鋼股份、中信特鋼兩只鋼鐵股發布中報預告,前者上半年凈利潤預增860%,后者因屬于經營業績穩定的特鋼企業,預增幅度僅為50%以上。

  相比之下,主要產品均為板材的鞍鋼股份更具代表性,其業績變動趨勢與整個鋼鐵業盈利演變保持了高度一致。

  而在該公司盈利暴增的背后,是二季度全行業噸鋼利潤的快速走高。

  按照鐵礦石、原料半個月庫存周期,蘭格鋼鐵估算出噸鋼盤面利潤,今年一季度,包括方坯、螺紋和熱軋卷板等在內的7大鋼材品種噸鋼利潤平均值為165元/噸,而截至6月18日當周,這一數據已經升至729元/噸。

  落實到具體公司,雖然成本控制能力、產品結構存在一定差異,但是用來預判二季度鋼鐵股盈利趨勢,卻已足夠。

  如此看來,其他尚未更新中報預告的鋼鐵股,尤其是普鋼生產企業,二季度凈利潤預計也將實現環比大幅增長,進而帶動上半年整體盈利走高。

  只是,考慮到政策調控、成本壓力和需求支撐等多重因素,部分品種噸鋼利潤超越2018年峰值難以持續,至少接下來的利潤演變趨勢就不樂觀。

  單季利潤超32億元

  今年3月,鋼鐵重鎮唐山率先展開限產時,業內曾出現“新一輪供給側改革”,鋼鐵股亦曾出現系統性上漲。

  核心邏輯為,供給端的收縮會帶動鋼材價格上漲,進而推升相關上市公司利潤率、利潤規模走高。

  不過,從鞍鋼股份的中報預告情況來看,業績表現可能會超過市場預期。

  6月18日,鞍鋼股份發布中報預告,公司預計上半年實現凈利潤達48億元,較上年同期的5億元同比提升860%。

  這相當于,該公司二季度單季度凈利潤達32.8億元,較一季度15.2億元的凈利潤實現翻倍增長,超越“去產能”中后期的2018年三季度24.15億元峰值。

  對此鞍鋼股份稱,“2021年上半年,公司抓住鋼鐵市場復蘇的有利時機,聚焦效率、成本、技術、服務、智慧、生態,堅持系統思維,努力提升效率,大力開拓市場……”

  其背后,卻是有著堅實的行業景氣度提升作為支撐。

  今年二季度,國內鋼價先漲后跌,整體處于高位運行。同期,鐵礦石、焦炭等原材料也出現大幅上漲,甚至價格更為堅挺。

  粗看,成本、產品雙雙提價,鋼企利潤空間不會出現過大變化,但是落實到具體生產層面,其中涉及一個庫存周期的問題。

  即,當前生產的鋼材其原料多為鋼廠半個月至一個月前購進的焦炭、鐵礦石,生產成本亦多為一個月前的價格。

  對比上述產品價格可以看出,熱軋卷板從2月初一直漲至5月上旬,而焦炭則是從3月下旬才上漲。至少,今年4月鋼廠仍然在使用著較低價格的焦炭、鐵礦石原料。

  比較噸鋼利潤走勢,則可以清晰地看到上述盈利擴張的過程。

  一季度,方坯、螺紋和熱軋卷板等7大鋼材品種噸鋼利潤始終在500元/噸以下波動,4月初開始擴大,并于當月迅速越過1000元/噸大關。

  雖然,此后受到國內政策調控影響,鋼價明顯回落,但是上漲行情直接將噸鋼利潤平均值拉升到了一個新的臺階。

  蘭格鋼鐵測算結果顯示,今年二季度(截至6月18日),熱軋卷板噸鋼利潤均值為815元/噸,而2018年同期這一數字尚不過808元/噸。

  反觀鞍鋼股份,90%以上收入來自熱軋、冷軋等板材產品,公司單季利潤超過“去產能”期間,順理成章。

  板材企業半年報業績彈性大于建材

  與2018年相比,今年二季度鋼鐵業的景氣度回升,存在一些明顯差異。

  2018年,鋼價上漲的核心驅動力為去產能帶來了供給側收縮,今年二季度雖然也有唐山限產帶來的收縮預期因素,但是在國內外經濟持續恢復狀態下,需求端的恢復和拉動,無法抹殺。

  此外,2018年樓市調控初期,鋼鐵業需求主力為建材,今年則是受到宏觀經濟恢復帶動,終端消費為機械、造船、汽車的板材,表現亮眼。

  所以,鋼價雖然出現系統性上漲,但是受到各自需求端帶動效果不同,內部細分的建材、板材盈利提升是不同的。

  反饋到上述噸鋼利潤數據走勢上,今年二季度也出現了板材提升幅度大于建材的情況。

  先說建材,今年一季度螺紋鋼噸鋼利潤均值為80元/噸,至二季度(6月18日)提升至508元/噸。

  同期,板材受益于自身更好的供需,噸鋼利潤提升更為明顯。其中,同期熱軋卷板噸鋼利潤則從176元/噸升至815元/噸,冷軋卷板則從370元/噸升至809元/噸。

  不難看出,板材類產品的利潤空間提升的幅度,明顯高于建材產品。而這一行業盈利變化的差異,接下來可能也將在相關上市公司的半年報中予以體現。

  就現有A股上市鋼企而言,行業排名靠前的鋼企產品結構亦主要以板材為主,寶鋼股份、鞍鋼股份均是如此,包鋼股份、華菱鋼鐵板材收入占比在50%左右,兼有其他棒材、型材和管材產品。

  相比之下,螺紋鋼等建材收入占比較高的,多為區域性鋼鐵企業,如八一鋼鐵和三鋼閩光等。后者2020年總營收486億元,鋼材銷售貢獻收入372億元,其中螺紋鋼收入為197億元。

  上述背景下,在即將披露的中報預告中,板材類收入占比更高的頭部鋼企,其利潤彈性預計也會稍高于建材類生產企業。

  噸鋼利潤已連續回落

  追蹤行業景氣度,可以很容易預見鋼鐵股二季度盈利爆發一幕。這固然是令人興奮的好消息,但壞消息是,千元以上的噸鋼利潤難以維持,并已經開始回落。

  上述7大鋼材噸鋼利潤均值短暫突破千元后,至今已經連續回落一個多月時間。

  究其原因,又為政策、成本和需求等多方面因素共同造就。

  首先,政策方面,5月中旬以來國常會多次提及大宗商品漲價,要求“保供穩價”,此后各部門進入執行階段。

  僅以最新消息為例,6月23日消息,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價格司與市場監管總局價監競爭局派出多個聯合工作組,赴有關省市就大宗商品保供穩價問題進行調查。

  工作組將詳細了解有關企業參與大宗商品期現貨市場交易情況,認真聽取中下游企業對上游供貨數量和價格變化情況的反映以及打擊投機炒作、保障市場供應的建議,聽取有關專家、市場機構對加強期現貨市場聯動監管、維護市場正常秩序的意見。

  可以預見的是,在大宗商品拐點尚未確立,“自主定價”特點明顯的黑色系商品將是國內政策調控的重點。

  表現在價格層面,即便鋼價下半年仍然有上漲需求,在政策端的強有力壓制下,上漲空間也會明顯小于上半年。

  其次,成本端的壓制效果不斷增強。

  “從近期市場表現來看,成本對鋼企的利潤吞噬效果比較明顯,螺紋鋼近期噸鋼利潤已經降至每噸51元,這意味著部分成本控制能力不足的鋼企已經開始出現虧損!碧m格鋼鐵研究中心主任王國清表示。

  如近期黑色系商品的下跌過程中,焦炭、鐵礦石回落幅度要明顯小于鋼材,價格相對堅挺,側面也反映出了焦炭企業更強的議價能力,而這并不利于噸鋼利潤的擴張。

  最后,是需求端的潛在下滑風險。

  進入三季度后,鋼材下游將進入傳統消費淡季!皬男袠I需求來看,制造業訂單下滑,將對鋼材的間接出口產生影響,鋼材繼續上漲難度增加!蓖鯂逯赋。

  建材方面,樓市調控持續深化,單月新開工、土地購置面積等數據走勢不樂觀,個別出現單月負增長,難以對鋼材構成有效支撐。

  多重因素壓制下,二季度千元以上的噸鋼利潤將難以再現。

  于是,現階段的鋼鐵股就面臨著中報業績大增,但是三季度盈利預期走弱的矛盾。愛恨之間,二級市場如何抉擇將難免有番動蕩波折。

日本高清WWW色视频